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hdyn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绝句章法  

2010-05-22 17:13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峨眉山人《<原创>绝句章法》

 峨眉山人<原创>绝句章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绝 句 章 法       

章法是篇章结构的方法。诗的章法不外是“起、承、转、结”。现就我的写作实践,谈谈这方面的体会。

我的诗《甲申夏月乐山外校移址肖坝》是这样写的:

碛地蒹葭绛帐开,三峨九顶紫云来。

双江绕户千帆竞,鸭坝前滩是凤台。

碛地蒹葭绛帐开”, 开篇即就题之正意“移址”说起,这种起的方法称明起。首句点明学校是在荒河滩上建起来的,以修建学校之难引申创办学校之艰辛。次句以“三峨九顶紫云来”承之。说该校可西望峨眉三山,东观乐山大佛所在的凌云九峰。“三峨九顶”都是仙山,故有紫云一说。紫云本是祥瑞之气,这里用“紫云来”比喻学校集八方才俊,人气很旺。学校后门正是青衣江和大渡河交汇的地方,以“双江绕户千帆竞”一转,开拓新意,说明学校还面临着激烈的竞争。大渡河与青衣江交汇处有一小洲,每年都有大群野鸭来此越冬,当地人叫它鸭儿坝。下游数里,即古嘉州(乐山)十景之一----凤洲。凤洲与乐山大佛隔河相对,似抵佛脚。过去有种说法:“沙洲抵佛前,嘉州出状元。”我以“鸭坝前滩是凤台”作结,表达了对学校发展的乐观看法和美好祝愿。全诗以该校所处的环境和地理位置娓娓叙来,言词浅近,意境平实,寓意深远。从结构上讲,一、二、三、四句分别担任起承转结,诗的前半起引带、铺垫作用,后半是主题意旨所在。这种单句串合式,符合绝句的一般章法。

起笔尤以来势突兀为胜。运用反起,即不说题之正面而先从题之反面着笔,也许会收到更好的功效。我写《读郭沫若先生登采石矶太白楼》一诗,即采用此法。郭沫若先生是一位争议很大的人物,尤其是晚年的著述及其体现的人格,颇受诟病。他写于1968的《水调歌头·登采石矶太白楼》,要李白打桨, 他来操舵,共泛中流,而且要同歌《水调歌头·游泳》,“迎风诵去, 传遍亚非欧。”以作践古人来奉承领袖,令人齿冷。先生写作此词正值文革初期,我认为他开涮诗仙李白不是文胆雄壮,而是面对“横扫一切”的形势所表现出的另一种形式的怯懦。他人格的扭曲,是时代的不幸。我诗的本意既讽其自贱,也哀其不幸。但我一开始并无批判之辞,而是盛赞他“开口凤凰惊世篇,灵均一颂士三千”。“凤凰”指《凤凰涅槃》。《凤凰涅槃》是郭沫若《女神》中的代表作,在现代诗歌史上具有重要历史地位。“灵均一颂”是郭沫若剧作《屈原》中的一段独白《雷电颂》。《雷电颂》慷慨悲壮,震撼人心,抗战期间颇具影响。以其诗《女神》和剧作《屈原》的伟大成功,赞颂其才气横溢、文名之盛。继而用“暮年风雨心何似”一问转笔,进入诗的批判主题:“奏管无端拽谪仙”。全诗先扬后抑,扬之愈高,抑之益甚,达到了美刺的目的。此诗一、二两句是并列的,这种一、二句相对并起,三四句点题的结构称对起单合式。此式也较常见。

我的记游诗《查真梁子---黄河长江分水岭》的结构,属于另一类型。全诗如下:

凉风掣袖立山头,天地苍茫一望收。

广漠孤烟河入海,星垂平野大江流。

    起承没有特别的地方,结是两个并列句,“广漠孤烟河入海,星垂平野大江流”,点化众所熟悉的描写黄河、长江的前人诗句,来说明“一望收”的景象,突出四川阿坝州的查真梁子是两大河流分水岭这一主题。像此诗的结构,一、二两句一起一承,三四句并列相对,作铺陈语。叫单起对合式。唐·孟浩然的《宿建德江》就是这种结构的典范。该诗用对仗作结,“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”。 诗的后两句用对仗,是较难作结的,易给人造成未终篇之感。即使要用对仗,也常用流水对。而这首诗用的却是并肩对,结得相当精彩。

我的诗有四句全对仗的尝试,如《重九怀利州邱君》:

 剑门分旧雨,峨月隔山诗。

紫雁南飞远,青峰北望痴。

剑门分旧雨,峨月隔山诗”剑门将我和邱君分开了,两个老朋友虽然隔着山,可能都正在吟唱《峨眉山月歌》,思念着对方。这是流水对,因为两句合起来才有完整的意思。“紫雁南飞远,青峰北望痴。这是并肩对。第一联中“峨月隔山诗”,扣住主题“怀”。第二联“青峰北望痴”,仍然扣住“怀”。 前后两对彼此关联似乎不很紧密,但是共同表达了一个主旨——“怀”。这种四句分成两两相对、两对并列的结构是对起对合式。杜甫的《绝句》(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)是这一式的最好范例。

绝句的章法还有一种,单起中并单合式:首句单起,中二句并承铺叙,末句转折并作结。此式极少见。李白的《越中览古》(越王勾践破吴归,战士还家尽锦衣。宫女如花满春殿,只今惟有鹧鸪飞)运用了此式。

一般而言,诗的章法离不开起、承、转、结,但“承”和“转”有时并不明显。在对起单合式中,“承”就很弱,或者说“起”和“承”合二而一了。单起对合式和对起对合式,也忽略了“转”,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“转”、“结”一体了。

诗的起,分明起、暗起、陪起和反起。前面分析《甲申夏月乐山外校移址肖坝》和《读郭沫若先生登采石矶太白楼》两诗的结构时,分别对明起和反起作了说明。

至于暗起,即不就题面说,而题意自见。我的《泸沽湖女儿国》运用了暗起。“白鹭纤鳞伴,轻舟云上行。一、二句并列对起,说的是泸沽湖的湖光倒影,与题面的“女儿国”没有直接关系。读到第三句“乾坤颠倒美”,方知湖光云天颠倒和女儿国婚姻关系中的男女颠倒,皆因“止水一湖清”。末句“止水一湖清”语义双关,暗指女儿国婚俗保留至今,系与山围地僻、同外界隔绝有关。

    陪起者,先借他物说起以引申所咏之物。我的《代友呈书法名家李代煊先生》一诗中,首句“金沙岷水叙城东”,以金沙江、岷江在宜宾城东交汇,暗喻两位书家在宜宾聚会。次句以“菊径清芬遇李公”从容承之,在地点明确的基础上,进一步点明时令。第三句“白壁紫毫今放胆”,从聚会推开而转言书法,使“砚池化冻有春风”结得流畅自然有了前提条件,于是以下就如顺流之舟了。末句将我朋友的虚心及其对李代煊先生的敬重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写作方式方法多种多样,因题因人而异。一般说来,绝句写作,后两句比前两句更重要,第三句尤其重要。清·施补华《岘佣说诗》论及绝句章法说,“七绝(五绝略同)用意宜在第三句,第四句只作推宕,或作指点,则神韵自出。”又说“第三句是转舵处。”其实,舵转好了,方向对了,船便顺流而下,可胜利地到达终点了。今人丁芒把写绝句比作打排球:球(题目)发过来了,首先是一、二句作为一传手接球,接传球要到位,要能为二传手创造条件。第三句就起着二传手的作用,有正、反(设问)各种手法,对诗主旨的点明,起着拉出、铺垫、反激的作用。到第四句,已经是水到渠成的地步,正如球在网前被二传手高高地、巧妙地托起,攻击手可以其突兀、机巧、沉重,把球打死,“一锤定音,主题点明,胜负自分。”认真体会古今名家的论述,对我们掌握绝句的章法很有帮助。我虽然根据自己的写诗实践,谈了以上一些心得,其实自己还在努力学习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